盐城市见义勇为基金会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理论研究

见义勇为者承担交通事故责任:道德和法律该如何权衡
2015/3/3 阅读次数:[1541]


72日,在广东省佛山市乐从镇腾冲社区康德路,1岁女童雯雯横过马路时刚好有货车经过,16岁少女李舒舒冲上前推开雯雯,但货车刹车不及,李舒舒和雯雯均被撞伤。佛山交警部门认定,李舒舒为了制止雯雯横过马路,实施了妨碍交通安全的行为,是造成本人发生事故的原因之一,因此要为自己受伤负部分责任。

有人认为,舒舒是见义勇为,主观上没有违反交通法的故意,危急情形也不容稍有犹豫,故认定舒舒违反交通法不妥当;有人认为,司机正常行驶,女童和少女突然闯进马路,如果事故责任完全由司机承担不公平;还有人认为,交警将雯雯和舒舒受伤的事件分列,这就意味着两位受害者应负各自违反交通法规的责任,也就是说见义勇为的权利应该享受,该承担的责任也应承担,体现了情和法的有机统一。

专家观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中国警察法学会常务理事邓子滨:扶危救难行为不是交通行为不应认定为交通违法

在本次争议的案件中,16岁的少女为救1岁女童而被货车撞伤。这里牵涉三方关系:货车、自行走上马路的女童和救人的少女。从案情描述看,货车司机似乎没有过错,伤者的救治和赔偿似乎出了问题,交警部门为了让事件走出困境,才认定救人少女实施了妨碍交通安全的行为,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自己要负部分责任。这样的处置,显然是不妥的。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首先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予以赔偿。我们可以推断,本案中的货车,要么没上第三者责任险,要么保险范围内的赔偿不足,其余部分没有着落;再者,货车司机的个人赔偿能力极为有限,交警部门认为,既然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过错,就应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既然货车司机没有过错,最多只能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如果案情及其处置过程大体如此,那么,交警部门的认定便大可商榷。

将自己走上马路的1岁的女童看作“行人”并认为她“有过错”,这在法律上还说得通。毕竟,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背后有监护人。1岁女童无人带领自行走上马路,是监护人疏于管理的结果,若给他人造成损害,包括给救助者带来伤亡,理应由监护人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交警部门似乎没有注意到:救人少女并非女童的监护人,女童作为“行人”的“过错”,不能延伸到救人少女身上。

关键问题是,少女路面救人的行为不是一种交通行为,不可用交通安全法评价之。事实上,道路上人与车、车与车之间出了事,不一定受交通安全法调整。理由在于,人们在道路上实施的,甚至涉入交通事故的行为,并非都是交通行为。说起来遗憾,交通安全法没有“交通行为”的定义,只有“道路交通活动”的提法。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认定什么“不是交通行为”。比如,飙车就不是交通行为,它虽发生在道路上,但它有特殊的行为程式和动机,绝对不是交通活动。说来也巧,交通安全法对于酒驾、毒驾、超速、疲劳驾驶等都有涉及,唯独没有提到追逐竞驶。最终,这个问题交给刑法去管了。

道路上的非交通行为还不在少数,类似于少女救人的,有前不久发生的一次不幸:前方路段发生危险,一位女士挥手警示后车停车,结果被撞身亡。这种交通事故,机动车一方可能没有过错,但被撞者严格说来不是“行人”,他们的行为也不是 “道路交通活动”。因此,让他们承担或者分担交通事故责任,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根据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这种协助行为也显然不是交通行为。

救人少女有无其他责任呢?这要看救人行为客观上是降低了风险还是升高了风险。如果风险是救人者制造的,或者由于救人者的重大过错而提高了被救者的风险,或者使被救者面临的潜在风险现实化,那么,救人者也有可能承担责任。不过,本案中少女的救人行为,显然是降低了女童的伤亡风险,因此是无责而有功的。

我国虽然设立了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但是,本案中的救人少女很难受益。根据《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这种基金只是为医疗机构“先行垫付”抢救费用,事后还要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这意味着,如果发现无法追偿,那么,社会救助基金的动用就有一定困难。

当然,我们还有“见义勇为基金”,可是,少女的救人行为首先要获得“见义勇为”的官方正式评价。这是因为,根据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章程的规定,其“财产”主要用于“表彰、奖励、抚恤在同不法分子作斗争和抢险救灾中贡献突出的全国范围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达不到全国先进的,也应符合所在地见义勇为的评价标准,才能得到基金的抚恤。可见,获得“见义勇为”称呼,对于因救人而受伤的人尤其重要。

 

奖惩分明不能混淆

陈玉忠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社会主义法治的基本要求。也就是说,任何机关、团体、社会组织和个人,都必须遵守法律、依法办事;只要是违反了法律,必须依法追究。就本话题而言:虽然舒舒在危急情况下,不顾个人安危奋力施救而被撞伤,是见义勇为的行为,但是她的行为确实妨碍了交通安全,理应为自己受伤承担部分责任。如果仅仅因为舒舒实施的是见义勇为的行为,便转由正常行驶的司机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就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当奖则奖,见义勇为自古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弘扬这一美德对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有重要作用。舒舒临危不惧,冒着生命危险积极救助他人,应当受到全社会的褒奖。另一方面,事故是由雯雯横穿马路造成的,雯雯是这起事故的当事人。由于雯雯的年龄才1岁,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她的监护人没有尽到对被监护人监护的职责才是导致这起事故的主因。因此,雯雯的监护人应当为见义勇为的舒舒所承担的事故责任和人身伤害进行补偿。(作者单位:山东省广饶县看守所)

 

交警部门的认定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公正

兰新良

 

笔者认为,佛山交警的认定既是严格依法办事的体现,又符合法律公平公正的要求。

在现实生活中,因合乎情理而引发的违法事例很多。如司机为送受伤群众情急之下闯了红灯,因好心救人反而给被救者带来伤害,因制止打架斗殴不慎误伤了他人等等。作为执法部门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如果因为是义举、善举且无主观故意等原因而不追究责任,不仅违背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基本要求,还损害了法律的严肃性和公正性。功是功、过是过,见义勇为的行为该褒奖的褒奖,违法行为该追究的也要追究。

舒舒在救人过程中因违反交通法,导致自己受伤,交警部门认定她应为自己受伤承担一定的责任,这是严格依法办事的具体体现。因为不管是什么原因,救人者毕竟实施了违反交通法的行为,才导致了危害结果的发生,也就应当承担部分法律责任。同时,这也给世人一种警示,即做好事也不能违法,否则就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

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方能体现法律的尊严和公正。只要是违法行为,就要承担法律责任,这是社会主义法治的本质要求。我们不能因事出有因、情有可原而降低了执法标准,更不能因合情不合法而不追究违法者的责任。同时,在执法中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既要客观公正、依法办事,又要以人为本、执法为民,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情与法的有机统一,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作者单位: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公安局办公室)

 

应“定责分明、担责有别”

李国平

 

其实,舒舒救人的行为被认定违反交通法这一事件之所以让人们不能释怀,关键在于面对救人者的见义勇为行为,人们只看到了交警部门对救人者的交通事故责任作出认定的环节,而没有相关制度保障救人者这一后续环节,难免让人产生“好人没好报”的疑虑。

 

纵观这一交通肇事案件的整个过程,我们不妨从以下方面冷静思索。

首先,从情理上讲,一个救人的行为被交警部门认定为违反交通法,确实让人很难接受。但是从法律角度上说,交警部门对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只能重证据、凭事实,而不能讲感情。救人者的举措的确违反了交通法,这也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交警对这一事实作出认定本身并没有错。

尽管救人行为不能作为违反交通法的借口,但也不意味着救人者就必须要为违反交通法的行为买单。换言之,救人者在施救过程中,虽然实施了妨碍交通安全的行为,理应对由此引发的交通事故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赔偿和补偿的义务并不需要救人者来承担,而应由被救者一方承担。

当然,舒舒违反交通法的行为毕竟是被迫采取的紧急避险措施,并不具备主观故意。笔者认为,应适用“定责分明、担责有别”的“特殊处理”方法,由政府为救人者买单,而不是让救人者或被救者承担责任。这样,既能弘扬见义勇为行为和精神,又不影响法律的公正、公平执行。(作者单位:云南省凤庆县公安局)

 

主事故的3方应分担舒舒的责任

寇建亮

 

交警将这起事故分成了雯雯和舒舒2个部分,雯雯部分是主事故,由肇事货车司机曾某负50%的责任,违章停车的陈某负25%的责任,雯雯也负25%的责任。在舒舒部分,交警认为见义勇为的舒舒也横穿了马路,所以对于舒舒的伤势责任认定也和雯雯一样,这引起了公众的普遍争议。

毋庸置疑,交警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只是在技术层面上对舒舒的受伤责任如何承担进行了分析和认定,根据现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并没有明显不妥。但是责任的最终承担者还应当按照民法上的相关规定进行进一步调整和追认。舒舒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不得已冲上马路去救小女孩,才使得自己受伤,显然构成了民法上的紧急避险行为。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民事责任。也就是说,舒舒不应该由自己来承担从技术上分配给她的这25%的责任,这个责任应当以合适的方式分配到险情引起者的身上。在这次事故中,险情引起者有曾某、陈某、雯雯,那么他们之间该怎样分配这25%的责任呢?笔者以为可以参照主事故的责任分担比例进行分配,即参照对雯雯伤情的责任认定比例。具体而言,对于这25%,曾某应承担其中的50%,陈某承担其中的25%,雯雯承担其中的25%。(作者单位:江苏省泗洪县公安局)

 

紧急避险,无需担责

彭锋

 

这起案件的争议涉及见义勇为和无因管理、紧急避险的关系。见义勇为和紧急避险、无因管理有重合的地方,在重合部分适用后者,在不重合部分按照各地关于见义勇为的地方性规定。在本案中,舒舒的行为就属于紧急避险。

紧急避险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采取的紧急措施。

在刑法中,紧急避险是法定的可以免除刑事责任的理由之一。行为人的行为一旦符合紧急避险的要求,即使该行为表面上符合某犯罪的构成要件,也不能认定为违法行为,不能构成犯罪。更为严厉的刑法都将紧急避险作为免责理由,那么行政法就无需多言:如果行为人的行为符合紧急避险的特征,即使行为表面上看违反了行政法律法规,也不能认定为违法行为。反之,则在法理上存在不可调和的逻辑矛盾。

既然舒舒的行为符合紧急避险的特征,那么在行政法和民法上是免责的。舒舒因紧急避险无须承担行政法上的责任,也无需对司机和孩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见义勇为不是法定的免除法律责任的事由。在现有立法格局不利于见义勇为者的背景下,尽量把见义勇为解释为紧急避险,以免除行政、刑事、民事上的责任或者解释为无因管理,让被管理人来为无因管理人的管理行为进行补偿,这样可以平衡各方权利义务关系,既有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也有利于保障见义勇为者应有的权益。(作者单位:河南省确山县公安局)

 

别让好人在见义勇为时背着包袱

白芸

 

在见义勇为事件中,不管是否达到了见义勇为者的目的,这种舍己为人的勇气和精神都应得到肯定。

本案中,如果硬要李舒舒为自己妨碍交通的行为买单,那实际上是人为地在通往见义勇为的道路上设置了一道门槛。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好人过多地关注溺水者池边那块 “此处危险勿下水”的警示牌,想到不良后果也许要自负而放弃救援;如果一个好人在夜里看到楼上起火,试图使用车喇叭唤醒居民时想到噪声扰民可能会受到治安处罚而罢手,那么见义勇为将失去生存空间。尽管李舒舒可能因见义勇为行为而博得赞誉,但这如同给甜枣吃的同时又舞了一下大棒,遏制了见义勇为者挺身而出的步伐,使其背上包袱,见义而不敢为,不利于社会道德基石的稳固。

倡树良好社会风气,应从每个具体事件的细节着眼,在价值观“重私轻公”的当下,我们尤其要珍视、善待见义勇为行为,不仅让好人在见义勇为时没有后顾之忧,而且能够在物质和精神方面给予嘉奖,从而唤醒公民的荣誉感和道德感回归。(作者单位:山东省昌邑市公安局交警大队)

 

群言堂

湖南桃源读者涂定平:

认定舒舒的行为妨害了交通安全,并不是说她见义勇为的行为是错误的,相反,我们还应该对这种行为予以重奖。只有将政府对见义勇为行为的奖与执法部门对其妨害交通安全的行为的罚分列开来,奖罚分明,让见义勇为与担责经得起公众评判,才能做到合法合情,道德和法律才能并驾齐驱,社会才会更加和谐有序。

江西余江读者鲁兵海:

公众对于此案的质疑,是担心英雄流血又流泪。国家相关部门最应该做的,就是积极呵护见义勇为的人。为见义勇为者“买单”,能够向民众释放积极的信号,让更多的民众敢于见义勇为。责任明确很重要,但呵护一颗向善的心更重要,因此,国家需要更加积极地为见义勇为者“买单”。

福建上杭读者李碧英:

假如李舒舒因为救人要为自己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这不仅会伤害英雄的心、家属的心,更会伤害广大公众见义勇为的积极性。所以,为了鼓励见义勇为,让更多的人加入到见义勇为的行列中来,李舒舒这样的道义之举就不应该遭受处罚,而应由受助方雯雯的父母支付或是由政府承担。

安徽滁州读者张永辉:

道德是法律的高级形式,如果说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实施了救人行为,而因此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话,我们制定法律的初衷是什么,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而舍己救人的精神,更应该值得我们这个社会去保护、去提倡、去发扬。

陕西安康读者范江洲:

对于李舒舒的责任认定应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将其与一般交通事故区别对待。李舒舒的行为在道德上属于见义勇为,在法律上属于紧急避险,紧急避险可以免责啊!况且,李舒舒横穿马路的行为并不具备主观故意,责任认定却没有考虑客观情况下李舒舒救人必然会违反交通法规的实际情况,无疑,这种认定显得太教条了。

浙江杭州读者吴关龙:

让舒舒承担事故责任符合法律规定,这起事故之所以引起争议,我认为与交警填空式的事故认定书有关。这种责任认定书虽然简单明了,但缺乏人情味。要是交警在制作法律文书时采用说理性事故认定书,在详细分析事故原因的同时,把运用的法律、法规条文进行讲解,做到以理服人,这样,也许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争议。

陕西西安读者梁昭:

分析这种特殊的交通事故责任,应该把见义勇为行为和责任认定工作分开。见义勇为行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提倡。相应的,认定事故责任也要按照认定事故责任的方式进行,不论是见义勇为行为还是其他行为,只要引发了交通事故,且没有法定的免责规定,就应该客观地分析认定事故责任。如果受制于公众舆论而人为地免除见义勇为行为人的应负责任,实际上是一种随意执法行为。

江西万年读者朱根明:

法外也有情,执法不能“一根筋”。一个好的执法,应该达到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如果只考虑法律效果,应该说,这个执法是不完美的。李舒舒客观上确实实施了妨碍交通安全的行为,但是,其主观没有违法的故意,更为重要的是,她在实施救人的行为。

河南陕县读者李安泽: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21条中有“‘有证据证明救助危难或紧急避险造成的’可免除法律处罚”的规定。“两害相权取其轻”,法律肯定紧急避险行为的正当性。舒舒的行为属于紧急避险,从表面上看似乎具有社会危害性,而实际上是对国家、社会和公民有利的行为,是完全合法的符合社会道德要求的。(来源:人民公安报  2012827日,责任编辑:蒋镇蓉)

 

 
返回首页 | 基金会简介 | 信息简报 | 奖励慰问 | 综合要闻 | 法律法规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  
盐城市见义勇为基金会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盐城市平安路9号  邮编:224002 备案号:苏ICP备14038942号
网址:http://www.ycjyyw.com 电话:0515-83220398 传真:0515-83220398